????  

????  裴楚喘着粗气,跌坐在了地上,仰头看着那虚空上浮现出的浩大虚影。

????  “这就是杨浦县城隍?”

????  这个世界有术法神通、鬼神精怪,自不必多言,然而真正能够见到一个神灵,那种震撼依旧让人心神摇曳,难以想象。

????  忽而,他的耳畔似响起了一个如吟如咏的男声,仿佛在对他说话,又像是自揭心事过往:

????  坠落江河二百年,

????  每逢好事可人怜。

????  遇危救急逃生路,

????  不致沉躯赴水眠。

????  上天见我三德愿,

????  擢升杨浦城隍仙。

????  神道有灵应识我,

????  去时还似来时天。

????  ……

????  河岸之上。

????  慌乱奔逃的人群在轰然巨响之后,倏然寂静。

????  不论是溃逃的官军,还是费劲千辛万苦爬上城头逃命的升斗小民,所有人尽皆呆滞当场。

????  “城……城隍爷!”

????  “是城隍爷显灵了!”

????  “求城隍神解救我等苦难!”

????  城墙内外,有逃出城的黔首跪倒在地,声泪俱下,连连叩首祈求。

????  亦有官军丢了兵器,匍匐在地,似在请求开恩。

????  便是那两名禁妖司的缇骑,见多识广,可真神显身,依旧是平生第一次见。特别是那位身穿鹤氅的老者云诚,拉着身边的力士汤休,两人整顿衣冠,认认真真躬身行礼。

????  唯有那杨浦县县令吴知远,神色变幻,僵在那里,不知想的却是什么。

????  裴楚再抬头看时,就见虚空中那头戴乌纱身穿锦衣的城隍神虚影,忽然衣着变了一下,成了一袭麻布粗衣,遥遥对着裴楚仿佛作了一揖,接着遁入空中,消失不见。

????  轰隆隆的水流声继而响起。

????  宛如江河倒扣的滚滚河水重新回到了河道之中,几乎以肉眼所见的速度就悄然退去。

????  ……

????  忽然一道水流凭空飞起,直入天际,几乎是眨眼间,在杨浦县县城上方就汇集成了一朵阴云。

????  裴楚站在河岸边,愣愣出神,不知过了多久,他忽然伸手摸了摸脸颊,隐有水渍。

????  “下雨了?”

????  裴楚回过头看向依旧火光滔天的县城,开始是淅淅沥沥的小雨,接着成了瓢泼大雨,将城内熊熊的大火压了下去。

????  城头上,一个爬上城头身穿红衣的疫鬼,在那雨水落在身上后,发出痛苦的哀鸣,继而身上腾起了道道青烟,一头从城头跌了下来。

????  一些被疫鬼撕咬感染的百姓,被这雨水一冲,身形骤然僵硬,仰头栽在地上,似被冲刷洗涤了疫气。

????  “成了。”

????  彭孔武双手张开,迎着雨水落下,兴奋地大笑了起来。踉踉跄跄地挣扎着跑到了裴楚身边,一把揽住对方的肩膀,喜不自禁道,“裴兄弟,这城隍神显灵,下起雨了,大火扑灭,疫气消散。”

????  裴楚重重地点了点头,只是目光依旧望着浦水上空,这一夜的经历,堪称离奇,却也让他真正认识到了这个世界。

????  “好一个杨浦县城隍啊!”

????  两位禁妖司缇骑不知何时也走到了裴楚身旁不远出,那名散修校令云诚幽幽叹了一声:“那城隍一点真灵不灭,这一次却是云散烟消了。”

????  “啊?”彭孔武张大了嘴一阵愕然。

????  那名力士汤休神色肃穆,面露敬重之色道:“杨浦县城隍庙早已破败,他又未得本朝敕令,所以才会以原形被人所拘役。如今得了解脱,又以自身的真灵,布雨灭火,化解了城内的疫气,自是不在了。”

????  “不在了?”彭孔武口中喃喃,似如遭重击,他本还想此事过后,重建城隍庙,却不想对方真灵已散。

????  裴楚在一旁也是岿然叹息,他从那城隍最后念的一句诗里,已然听出了一点味道,再见对方的官服化作布衣,那是没了神职敕令,心中就有了猜测。

????  “啊啊啊痛煞我也,混账,丘云瑞,你一个小小的水鬼还敢反我!”

????  河岸边忽然一个声音响起。

????  一个穿着白衣湿漉漉的身影从水中爬上了岸,神情萎靡,可口中却依旧在大呼小叫,不断谩骂着。

????  两名禁妖缇骑骤然变色,猛然一跃而起,朝着岸边扑了过去。

????  那从水里爬上来的祝公子,被破了拘役之法后,浑身疼痛,昏昏沉沉,好不容易爬上岸,忽然就感觉身上压了两人。

????  还没来得及多做反应,就听到那面容枯槁的老者云诚大吼一声,“倒钩链!”

????  跟在他身侧的汤休往腰间一摸,用做腰带的两条铁链登时甩了出来,一根手指粗细的铁链扔到了老者的手里。

????  铁链两头都有着一个手掌长的倒钩,两人一左一右,朝着祝公子的后背钩了上去。

????  “啊!!我要杀了你们,挫骨扬灰,阴火炼魂……”祝公子口中蓦地再次发出痛呼出声。

????  不远处的裴楚和彭孔武看着这情形,都是神色一凛,就见那祝公子身上血迹斑斑,两个锋锐的倒钩穿住了对方的琵琶骨,疯狂地挣扎了两下,登时气息就萎靡了下去。

????  只是一张面容,依旧满是怨恨阴毒之色。

????  云诚和汤休两人,眼看倒钩穿过了祝公子的琵琶骨,同时齐齐出了一口长气。

????  倒钩链是禁妖司专门囚禁邪道妖人的刑具,任你术法高强,变化多端,只要传了琵琶骨,立时就失去了反抗之力。

????  这也就是祝公子被城隍破了拘役之法,心神受创,又在那滚滚的浦水中浸泡许久,换做其他时候,以祝公子的术法修为,两人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得手。

????  “妖人,给我死来!”

????  彭孔武蓦然发出一声怒吼,左右找寻,捡起了一把某位逃命的官军丢弃的长刀,就要冲上前,宰杀了那祝公子。

????  他的脸色依旧有些苍白白,只是自小练武,骨健筋强,这会也恢复了几分气力,再加上心头怒火,着实难以遏制。

????  “不可!”

????  那名禁妖司的缇骑汤休,大步跨出,挡在了祝公子身前。

????  “这妖人祸害百姓,你们也是见到了,如何不能杀?”彭孔武怒火腾腾往上冒,横眉怒视汤休。

????  后方云诚这个时候缓缓出声,“朝廷自有法度,这是我禁妖司捉拿的妖人,一切罪责,自有法令处置。”

????  “快开城门!”

????  “我妻儿老小还在城内!!”

????  这时,城门口的位置,有呼喊之声传来。

????  城外一些先前逃出城的百姓,这时候都聚集到了城门口,去搬那些抵住了城门的器具。

????  溃逃的官军当中有不少人同样在默默帮忙,方才城隍显现,使得许多人在良心上都受了一番责难。

????  “彭都头,我们去救人。”

????  裴楚对那祝公子同样起了杀心,这样丧心病狂的邪道妖人,千刀万剐都不为过。

????  只是看两名禁妖司缇骑的架势,他也明白这祝公子定然是要被他们带走。以他和彭孔武的能力,想从两人手里抢人也是不可能。

????  想到这里,裴楚暂且抛开了这个念头,当务之急,还是去城内救人。

????  与他一起来的那些乡人,被疫鬼俯身后,城隍虽然以真灵化作雨水冲洗,但他也不知还有没有救。

????  而且,即便那些乡人可能救不回来,城内感染疫气以及在大火中受伤受灾的人,也需要救治。

????  他有“刺肉不痛法”这门道术,至少一些皮外伤总是能够帮上忙的。

????  “好,我们去救人。”

????  彭孔武朝着两名禁妖司缇骑狠狠吐了口吐沫,转头跟着裴楚,两人就朝城门走去。

????  “不许开!”

????  城门前,一个厉喝声骤然响起。

????  一身官袍的吴知远走到了人群前方,面色阴沉,“这城内都是反贼乱民,没有本官下令,谁敢打开城门?所有士卒差役,都给本官拿起武器,凡敢出城者,格杀勿论。”

????  “大老爷开恩,里间都是我等的家人啊!”

????  “是啊,县尊大老爷,那些作乱的疫鬼,已经被城隍神肃清了,求大老爷开城门,让我们去见家人。”

????  城门口的众多乡民,一见县令发话,立时跪了一地。

????  之前被疫鬼追逐,生死逃亡,顾不得家人,现在祸患已去,不少人回过神来,自责不已,心情急切下就想去城内找寻家人。

????  一些官军这个时候也纷纷出声:“县尊,这些都是乡人,不是反贼。”

????  “放肆!”

????  县令吴知远面容都完全扭曲了起来,怒喝呵斥道,“本官说他们是反贼,他们就是。谁敢再为城内反贼说话,一律以乱民反贼论处。”

????  今夜一场祸乱,他下火烧城,县衙都丢了。按官员考核,本就是失土罪责,唯有以平乱之功补上,当今朝廷为安定天下,最终平叛功劳,届时不但无罪,还可升迁。

????  “啊啊啊”

????  正和裴楚一起赶到城门口位置的彭孔武,骤然听到吴知远的这番话,双目瞬间赤红如血,稍稍收敛下去的怒气,再次喷薄爆发。

????  抓起手里那般捡来的长刀,朝着吴知远冲了过去。

????  “狗官!”

????   http://m.cmxsw.com" target="_blank" class="linkcontent">http://m.cmxsw.com

章节目录

人发杀机天地反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丧尸舞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丧尸舞并收藏人发杀机天地反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