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  

????  黎不伤站在门口,目送谢皎皎的马车远去,这才转身往里走。

????  但,刚走了一步,又停下来,回头看了一眼。

????  长街上人来人往,当然,也有不少行人知晓这座府邸是皇帝陛下赐给重臣的,而且这几天,府内张灯结彩的准备,也闹得人尽皆知,不少人都对着这里指指点点,像是在看热闹。

????  黎不伤狼一样的眼睛扫了一遍这些人,倒也没发现什么。

????  他沉默了一下,转身回府了。

????  另一边,一个人飞快的穿过大街小巷,来到了地仙会在京城的那个堂口。

????  院门紧闭,他敲了三下门,大门便打开一线,一看是他,立刻说道:“陈通大哥,你回来了。”

????  “堂主在吗?”

????  “在的。”

????  “好,带我去见堂主。”

????  这个人侧身很快便进了大门。和之前不同,庭院里不再站满人,相反是空空荡荡的,只有走进堂屋,里面和之前一样,两边的座椅上还坐着几个人。

????  而正前方,那位堂主还端坐在那里。

????  只是这一次,他不是在传道,也没有闭目养神,而是正等着这个人回来。

????  问道:“陈通,如何了?”

????  那个叫陈通的人立刻上前一步,对着这位堂主抱拳行了个礼,然后说道:“堂主,我已经去打听清楚了,黎府的确是在准备喜事,就是他们那位老爷——锦衣卫的都指挥使黎不伤,也就是上一次,在醉仙楼接走皇帝的人。”

????  这堂主闻言,微微的眯了一下眼睛。

????  说道:“这个人,是皇帝的心腹呢。”

????  “不止是心腹。”

????  “不止是心腹?那还是什么?”

????  “我去打听了一下,这个黎不伤,据说有些来历,是现在后宫中最得宠的那位贵妃娘娘在几年前从邕州那边收养的,本身是个孤儿。”

????  “哦?”

????  “所以,他不仅是锦衣卫指挥使,算起来,也是贵妃的人。”

????  “……”

????  “听说这一次,贵妃有可能会亲自到黎府来。”

????  “贵妃……”

????  听到这个,这位堂主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眼中透出了一点危险的,阴冷的光。

????  他说道:“贵妃,贵妃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。”

????  “……”

????  “若是贵妃来了,那——”

????  坐在堂上的几个人,连同那个叫陈通的,所有人的脸上都浮起了阴冷而狰狞的笑意。

????  那堂主慢慢的说道:“香主早已经有了安排,既然,这位朝廷的股肱之臣,皇帝的心腹臣子黎大人大喜,那咱们,怎么能不给他送上一份‘大礼’呢?”

????  |

????  转眼,便到了五月初二。

????  南烟已经让人早早的准备好了贺礼,可是,眼看着时间越来越近,祝烽却一直没有松口,到底是能去还是不能去。

????  甚至,在初二这一天的晚上,他又在御书房熬了一个通宵,南烟原本想去见他,也没见到。

????  只在门外,看见御书房里灯火通明。

????  窗户上还投映着他已经有些消瘦的身影,和其他几个大臣的影子,一直在忙碌没有停歇。南烟问了一下,才知道东南沿海出现了一些倭寇,已经数次劫掠沿海城镇,烧杀抢掠,祝烽下令让山东沿海加强戒备,可是,千里的海防线,也不是那么容易守的。

????  这件事,让祝烽颇为头疼。

????  他虽然精通兵法,可精通的是陆战兵法,而陆战跟海战,说起来只差一个字,却几乎是天壤之别。

????  自从高皇帝建国之后就封闭了海岸线,不再与沿海诸国来往,祝烽登基之后,跟他经略西域,重启丝绸之路的想法一直,海上的贸易也准备一步一步的打开。

????  却没想到,打开海门,迎来的不是贸易,却是麻烦。

????  祝烽坐在桌案后面,桌上的烛火摇曳,映着他有些铁青的脸色,他看着面前这些臣子,沉声说道:“该怎么办?你们谁拿个主意!”

????  “……”

????  御书房里一片安静。

????  所有的人,哪怕是高皇帝时期留下来的能臣,都不具备应对东南沿海的问题的能力,因为他们没有一个人真正跟海外诸国来往过。

????  大家只能絮絮的说着自己的看法,但解决的办法,却一直都没能拿出来。

????  见他这样,南烟自然不能为了一点小事进去打扰,只能吩咐小顺子他们好生伺候,还特地叮嘱御膳房那边,若是皇上晚上熬得晚了,给送一些粥品过去。

????  自己便回到永和宫,惴惴不安的睡着了。

????  第二天一大早,她精神倦怠的起身后,若水他们就进来服侍她梳洗,南烟问道:“昨晚,皇上来了吗?”

????  若水摇摇头。

????  南烟又道:“回寝宫休息了?”

????  从外面送热水进来的听福说道:“奴婢听说,皇上在御书房熬了一整夜,刚刚直接去上早朝了。”

????  “啊?”

????  一听这话,南烟有些急了。

????  他又这样不顾自己的身体!

????  洗漱完毕之后,御膳房送来了早膳,南烟没什么胃口,正捧着一碗粥唉声叹气的,就听见外面响起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,紧接着,是祝烽带着笑的声音道:“大清早的,叹什么气?”

????  转头一看,他正从外面走进来。

????  “皇上!”

????  南烟急忙起身对着他行礼,祝烽走进来,看了看桌上的东西,笑道:“还不错,给朕也盛一碗粥来。”

????  南烟一听,不等若水他们动手,自己亲自为他盛了一碗粥,送到他手里。

????  祝烽端着碗,都不用菜佐粥,张口就吸了半碗粥进去。

????  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声,像是很舒服的样子。

????  南烟坐在一旁,也顾不上自己吃东西,看着他满是血丝,已经完全通红的眼睛,还有眼底大片的乌青,轻声说道:“皇上是一直忙到刚刚才完的吗?”

????  祝烽道:“也不是,中间也睡了一会儿。”

????  只怕也没一会儿。

????  她便也不多说什么,等祝烽又喝了一口粥,碗都见底了,急忙又给他盛了半碗。

????  但还是柔声说道:“皇上,不要吃得太急太多,少一点,免得伤了伤胃。还有,这碟辣的东西先就别吃了,油腻呢。这个酱瓜好一点……”

????  祝烽听她的话,又喝了半碗,虽然不觉得饱,倒也不饿了。

????  抬头看了看外面,天色已经大亮。

????  阳光也照得他有些眩晕。

????  祝烽眯了眯眼睛,说道:“朕在你这里睡一会儿。”

????   http://m.cmxsw.com" target="_blank" class="linkcontent">http://m.cmxsw.com

章节目录

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冷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冷青衫并收藏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最新章节